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撒猎人x何律师】夕阳醉了

撒猎人x何律师

-除了人设,基本上与恐怖童谣无关。

-大概是复建。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甜的。

“号外!号外!全能大状何律师竟然是真正的老甄公爵的继承人”

黄昏之下,呐喊了一整天的卖报小伙已经满头大汗,脏兮兮的侧背包里剩下要卖的报纸已经所剩无几,可匆忙的行人脸上充斥着疲惫的神态,对男孩的呼喊都已经是麻木的无动于衷。

少年开始有点着急,要是卖不完报纸,回去后的下场怕是不怎么好过。此时一辆马车缓缓的走近,恰好的停在男孩的面前。

一双白哲好看的手从窗伸出来,拇指上带着家徽的戒指表明了人贵族的身份,几个闪闪发亮硬币直直的落在年轻小伙的手中,金属清脆的声音仿佛让闷热的温度下降了几分,男孩努力的抬头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可背对着光的马车让他无法如愿。

“报纸我拿走了哦”

走神的男孩倒没引起贵族的不耐,只是探身从他手上拿走了一份报纸,轻柔的声音和陌生而熟悉的模样再一次让少年恍惚起来,目送马车的离去。

那人好像就是…报纸上的何公爵啊…。

-

拉下窗帘,马车里的空间就剩几盏油灯照明了除了马车行驶的声音以外有点宁静的空间。

“这有什么好看的”

车上的撒猎人看着新晋的公爵大人阅读着报纸津津有味,挑了眉看似不怎么高兴的说着。

“报纸上写的总归有趣点”

何公爵一身暗红色丝绒的外套和纯白的衬衫,完美的贴合着人的身材,而纯黑的骑马下装和皮靴好好的包裹着人腿部的线条,此时他叠着腿,更显得修长。他不甚在意的抬起头,弯了眸心情很好的看向对方。

“你看啊,这里说我成为了公爵之后,就马上把原本的女主人和管家赶跑了,明明是那妮子怕我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有点孩子气的撅起嘴抱怨着,毫无贵族架子的凑到人身边指着报纸上的文字,而那人也就安静的听着他说,何公爵来来回回好几次的挑出新闻上的错误展示给他,最后干脆的靠在人怀里看报纸。

反正在这个人面前,他从来都不需要强撑自己。

这个人帮他找来了各种证据从而证实他才是老公爵所有财产的优先继承人,从自己还是个小小律师就一直陪伴着自己。

明明一个猎人,却把侦探能干的事都干个干净,看上去还弱不禁风的,可到某些时刻就无比勇猛,何公爵脸上突然染上些羞红,只庆幸自己是背靠着人,可不知泛红的耳尖已经把自己出卖了。

此时马车已走在山道上,恰好能从树木的缝隙中清楚的看见夕阳的景象,两人默契的安静下来,看着眼前艳丽却带着莫名哀伤的景色。

-

“其实你看出来了吧,那个孩子”

直到马车回到了公爵城堡的不远处,撒猎人才像是回忆起什么的对怀里的人开口。而懒洋洋的靠着人怀里的何公爵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

“因为那个孩子,像是曾经的我们啊…”

自有记忆起便在孤儿院的出身,被虐待和孤独的童年,对所有人都恭恭敬敬,怕是不知什么时候会被扭曲成为了报复社会的人。

所以何公爵才付了远超一份报纸的金钱,又趁人还未回过神就直接拿了报纸离开了。

“可你知道的,你帮得了这一次,下一次他也未必会那么幸运”

撒猎人抬手抚上人的脸颊,长久持枪的习惯让他的手有一层厚茧,让人不太舒服,可何公爵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让他无比安心的触感和温度。

“所以,我在努力改变啊”

何公爵抬起头,直直的看进撒猎人的眼睛,他的嘴角依然笑着,可眼眸里的神情却是无比的认真。看着这样人这样的模样,撒猎人觉得他真的爱惨怀里的人了,从刚接触法律,他便已经是这样的耀眼,他说他是为了把世界还给公正和美好,所以撒猎人愿意不惜一切的去帮助他,不仅是因为他爱他。

真的是,太可爱了这个人。

撒猎人突然一个翻身把地方压倒在马车里的沙发上,何公爵有点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看着身上的人严肃的表情莫名紧张,有点不知所措的闭上眼,等了片刻,一个柔软的东西贴在自己的唇上。

马车也回到了城堡的面前,夕阳已经褪下,夜幕带着零碎的星光给所有人一个难得温柔的晚上。

-End

-好想成为一个温柔又强大的人啊。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