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评《不梦君》

前方琰吹注意。

以及各种言辞凌乱词不达意敬请原谅。

 

不梦君是双重生的文,感觉算是少见吧…?而我看见双重生而戳进去的一刻,我很想感叹一句。

 

世上有坑千万种,偏偏掉在这深坑。

 

也许这话不太合适可是这正是我看不梦君的第一想法,第一章便是从萧景琰登上至尊之位之后很久,年纪大了,身体已经变得虚弱,然后作为一代明君死去。当中的情绪其实波动不大,但总能感觉到字里行间蕴含萧景琰的悔和念,还有身处高位却没人理解的那种孤寂。

 

说实话,当初我看琅琊榜心疼梅长苏的自我矛盾同时敬佩他精明坚韧之余,我更心疼萧景琰。

 

萧景琰很孤独,金陵之中除了靖王府的人和静妃,没有谁能安抚他,可是就算是属下,也不是能理解他。静妃是理解,可她不能常伴着萧景琰。他相信赤焰和祁王是无辜,靠的是单纯的相信,比起实质的证据,这种的信念更容易受动摇,可他没有,坚持了十三年。也许这就是我喜欢梅长苏的策无遗算,可就是心疼萧景琰。

 

正因如此当我看见他缓缓老去,身边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的时候,这种心疼达到了极点。所幸的是,这里的萧景琰有从来的机会,两人一起回到了所有误会所有伤害发生之前。

 

在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文下一个评论,梅长苏重生意味着他对自己身份的隐瞒也更完美,然而我们的景琰已经升级了。从疑惑对方重生的身份,到苦恼如何告知对方的两封信,我揪着的心才开始放松下来,因为不想梅长苏为了纠结他的身份写的两封信,第一份告知他我知道你是林殊,第二封告知他我同样是重生并且在信中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全部的爱意,到最后当面的承认,以及面对梅长苏对于自己身份的纠结,萧景琰依旧是萧景琰,他的耿直却不再带来伤害。

 

我尤其喜欢在面对梅长苏自我嫌恶的时候,萧景琰说的话。

 

「而我的确会怜惜你,却不会同情你。我怜惜你,是因为我心悦于你,便忍不住爱怜你罢了。这同你是什么样的人,并无干系。」

 

这段话满足了我看琅琊榜时靖苏相认的时候的遗憾。剧中萧景琰那句「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吗?」其实有不同的解读,不过我个人偏好是:我们已经相认了,你在我面前,还是那个疏离的谋士,而不能回到从前亲密无间的好兄弟吗?可是这句话就这样听着的时候,也许一时之间无法意识到是这样的意思,当然这是我的自我解读。

 

可文中的这段话,彻彻底底的弥补了上辈子的不足。萧景琰大大方方的承认我是怜惜你,可不管你是梅长苏还是林殊,我依旧怜惜你那只是因为我爱你。

 

第一遍看到这段的时候,说实话我实在忍不住尖叫出声,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对这一章的喜爱。尤其在相认之前,萧景琰回想起上辈子当了皇帝之后,双手的皮肤变得柔软嫩滑,连自己的嫌弃的时候,想起了梅长苏而有感一句「连你自己,自己都那么讨厌梅长苏吗?」

 

于我而言,梅长苏就是林殊,即使不能上战场杀敌,光凭智谋就不是为了天下吗?

 

不过说着不能留在他身边,梅长苏还是依旧一次又一次的心软妥协。也许是梅长苏能理解萧景琰的孤独,因为文中梅长苏形容萧景琰的那段也是我很喜欢的「就像是一棵树,虽然还在生出新的枝丫,看上去生机勃勃……可事实上已苍老不堪。」还有以火焰和灰烬的形容,这样的萧景琰梅长苏又怎会不心疼呢。

 

不得不说,因为文中萧景琰当了皇帝的阅历比梅长苏更加的多,所以文中多半以萧景琰作主导,所以其实有点期待后文中梅长苏能稍微取回主导,至少让萧景琰稍微的吃惊。

 

而且还有私炮房爆炸的事情,以及是扳倒谢玉的剧情我希望合两人之力,能把伤害降低,至少我希望景睿能别那么伤心。

 

不过我觉得,当梅长苏和萧景琰在一起的话,就没什么能阻挡他们的步伐了。

 

最后,在这里胡乱一通的表达了对作者的喜爱,作者太太能写出这样的文笔,我选择献上我的膝盖。

 

不过我还是要催更的。wink。

@季薇蓝/君微

评论

热度(5)

  1. 君微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么哒!ε٩(๑ ₃ )۶ з我努力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