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撒霸王x何侦探

-设定上撒霸王在1998年才19岁,那到2016也才37岁嘛。

-请回答1998里的人≠俱乐部的侦探,所以白状元≠侦探白敬亭,只有撒何是唯一不重复的。

-话唠流水账就是我的痛。

-OOCOOCOOC,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1998年。

“我自首。”

撒贝宁撒霸王的声音如惊雷般惊醒了众人,硬生生的把思绪拉回现实中,每个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选择了暴露了自己凶手的身份。

何炅何侦探心情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为了一个受迫害的姑娘而杀死了她的继父,却又为了真正的正义而选择自首。

他是有机会逃脱罪名的,何炅心里想着,可他依然选择了自首。

年仅19岁的他,身影却被烙印在他心里无法抹掉。

可真凶被抓出,自然还是要联络警方执法,可就算案件已经破了,循例依然要正式的搜查证据和录下口供。而何侦探在给警方的报告中难得偏颇的提到被害人的恶行以及凶手作案的原因。

可等他把报告提交了,还未来得及听到关于撒霸王的审判,他已经穿越回到2016年。

这才是属于他何侦探的时代,可他现在确是想回去那个时候,起码留下一个联络的方式,给撒霸王。

-

一个月后。

“何老师,你的咖啡。”

一杯香浓的黑咖啡放在了何侦探办公的桌子上,稍微的吸引了他沉醉在工作中的思绪,他微微抬头,看到自家助理稍微有点担心的眼神。何炅深知他的意思,只是他不想回答,只是挂上了和蔼的笑容道了谢。

“啊,谢谢你”

自他从1998年回来后,何侦探几乎是发疯一般的把自己沉溺在案件中,而且大部分的案件都是关于家庭暴力,这让他的助理和同事们都莫名的担心。

何炅八卦的同事们猜测,他是不是失恋了,而助理稍微知道多一点,几个月前何侦探让他跑去查询了一宗1998年一场起因是家庭暴力的杀人案件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助理不知道何炅与这个案件的关系,他只记得当他把案件的结果告诉他之后,侦探先生脸上面无表情,眼神却流露出莫名的欣喜和安心。

结案上写着,撒霸王杀人罪成立,却由于是自首,以及有不少人为其求情,仅轻判入狱2年。

助理稍微回过神,看着何侦探过分热情的投入工作,旁边的咖啡已经开始变凉,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静悄悄的退出去。

-

何炅确实因为这个案子而突然变得沉迷工作,可原因却是因为他找不到了撒贝宁。

所有的线索都在他出狱后断掉,他去了哪,无人得知。何炅甚至找到了工作已经身处高位的白状元,他们相认后却只告诉了何炅说,连他们甚至是鬼少女,也不知道撒贝宁到底去哪里了。

中国十数亿的人,在茫茫人海中,多少人穷其一生都无法相遇。

而何炅只好靠自己寻找任何的蛛丝马迹,毕竟他也无法拜托他的同事们跟他们说,他曾经穿越到1998年破了个案子,现在想找当年的人。

他们会以为他失恋受打击到失心疯的,何炅一边嘬着微凉的咖啡一边想。他们总以为自己讨论得很小声,可是王嘉尔那孩子总是一惊一乍的把所有事情表露出来了。

-

又过了一个月,何炅的工作量下降回到正常的程度,同事们也不再讨论关于他是不是失恋的事情,总算是回归到安宁平静的日子。

“何老师,听说今天来了新人诶”

王欧和鬼鬼同时截下了准备去食堂的何炅。看着她们鬼精灵的模样也能猜到这孩子准备给这位新人来点不一样的欢迎,只是没想到向来冷静可靠的王欧也会和她闹在一起。

“好像是挺厉害的人,听说入社测试的分数差点破掉何老师的记录。”

原来是因为这个。何炅恍然大悟,这两个人恐怕是因为自己的分数比那个新人低,才来窜和自己想给新人来个下马威吧。

“你们也别想套路我了,顶多你们干了什么,我都当看不见。”

看着两人得逞的样子,何炅无奈失笑,一边听着鬼鬼整人的计划,一边失神的回想起当初穿越到1998年时,那个人明明只是个街头混混,却在逻辑思维上连何炅也觉得惊讶,只可惜,他就是凶手。

“那就这样吧!”

王欧霸气的一句把何炅游神的状态猛然拉回来,就已经只能看着她踩着高跟鞋拉着鬼鬼开始走远,突然回头朝还有点懵的何炅提了一句。

“新人下午就回到,何老师你没活的话也来看看吧。”

-

今天是难得空闲,侦探俱乐部里的所有人都不用出去干活,结果集齐了所有侦探都准备了一个不小的欢迎仪式。

一众侦探侯在大厅里,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支已经被额外加料的彩带拉炮,何炅依在沙发上好笑的看着他们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看了不只是王欧和鬼鬼,连白敬亭乔振宇他们都加入了这次的惊喜中。

看来这次的惊喜恐怕有得清理了。

何炅一边胡思乱想着,时间刚好踏正,俱乐部的们就被打开了。来人背着光,有点看不清相貌,可何炅看着这个身影,莫名的熟悉感正溢满心头,就被整齐而响亮的拉炮吓得魂都飞了。

正无比后悔着自己掺和这件事导致自己无辜受吓,看见新人艰难的拨开了头上的彩带,露出了何炅记忆中的脸孔,同样熟悉的语调也响起。

“你们就这样对待新人吗,新人没人权啊”

那人无奈的清理身上的纸片彩条,王嘉尔和白敬亭嬉皮笑脸的上前帮忙,弄了好一阵子才让人解脱出来。

何炅只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看着他自然的和其他侦探都你来我往的互怼了一会,看着他脑袋顶着残余的彩带,如此滑稽却保持一脸正经的走到自己面前开口。

“你好,我是撒贝宁,是新来的侦探。”

何炅一下子就蹦起来了,有着满脑子的疑惑和不解,可顶着其他人有点奇怪的目光,何炅总不能现在就说出口,压下了心中的问号,正常的回应了一句。

“你好,我是何炅”

简单的招呼后,撒贝宁又被人拉去和别人继续自我介绍,而思绪凌乱的何炅,只能勉强捕捉到撒贝宁在被人抓住转身前,一句轻声的。

“好久不见”

-

因为全体人员都难得空闲,在这么一个闹剧般的欢迎仪式后,继续着一个小小party,当中自然是王嘉尔和鬼鬼在游戏中闹出各种笑点让新人顺利的融合,大家很快的打成一片,而往日负责做调剂的何炅却心不在焉的,好几次都没跟上大家的节奏,就干脆被众人劝着休息一会。

于是他安静的看着撒贝宁,这个人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突然消失,现在却又出现在自己眼前,甚至成为了自己的同事,仿佛是梦一样。

只是,他变老了,脸上多了一份沧桑,多了一份成熟稳重,性格却依然没变,即使对上王嘉尔和鬼鬼的玩笑也能无比自然的接下。

他,真的出现了。

何炅一点一点的梳理着脑海中的疑问,却慢慢又浮现出一个新的疑问。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在意他,一次穿越的偶然,一宗疑点重重的杀人案件,为何就让自己把他的一切牢牢的记住了?

是因为他毅然背负起自己罪责的背影,还是因为他坦然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一边快速的思考着,甚至没察觉面前的派对已经开始结束,其他人都准备回去,只有一个人静悄悄的坐到自己身旁。

“你好像很累的”

撒贝宁开口说道,何炅回神看了他一眼,迟疑着点了点头。

“前阵子有点忙…不过现在还好,嗯不过你是新人,工作量当然不会太多”

“那就好”

何炅也不清楚对方到底什么意思,对话就此断掉,气氛开始变得尴尬,硬扯一些关于俱乐部和工作上的细节,对方也只是简单的提出一些问题,论何炅这么高智商高情商的人,在摸不清撒贝宁的想法前,也扯不出什么话题。

其实也不是没有话题,关于当年的事情,何炅有很多事情想要问,只是直觉告诉自己,现在不合适。

-

撒贝宁自加入了侦探俱乐部,合上何炅的助理正好请长假回老家,在众人一致同意及何炅的默许下,就被安排到何炅的手下成为暂时的助理。同时他在各种案件中都显露出他严谨的逻辑和处变不惊的冷静,为何炅开拓了更多的思路。

同时他们的交流越多,这让他们交情也越来越深,对对方的性格也摸的七七八八,比如何炅已经知道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撒贝宁的严肃正经都是装的,而撒贝宁也知道何炅会偶尔的孩子气,两人总算是解放了天性。

一种莫名的默契出现在他们身上,以至于何炅的原助理回来了,撒贝宁依然留在何炅身边,而助理则被放到鬼鬼身边。

可是相处了这么久,何炅依然没开口问出他心中的疑问,尤其是见到现在的撒贝宁博学多才的模样,他的疑问加深了。于是何炅决定以一种迂回的方式,不断的打擦边球,却撒贝宁像是不知道一样的,往往都是答非所问,要么就是避重就轻的。

每次想到这点,何炅就恨得牙痒痒的悄悄盯着身旁专注驾驶的撒贝宁,他肯定,这个人决定是故意的。

而撒贝宁顶着从副驾驶刺过来的炙热视线,只是偷偷的勾起了嘴角。

-

如今何炅和撒贝宁都是住在俱乐部提供的宿舍中,一是方便两人在案情上的沟通,一是节省了来回资料交接的时间。这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已经是傍晚,两人回到了俱乐部中,却发现没有人在,想来是其他侦探都出去忙,也就没多想,各回各屋整理好材料待会继续研究。

可何炅整理好了一会儿,也不见撒贝宁过来继续讨论,这与他们往日的习惯都不同,带着疑惑的何炅踏出了休息室,却被眼前的画面惊讶得说不出话。

大厅挂满各种颜色的气球和彩带,不少的美食被布置在桌上,其他侦探拿着一横幅,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何三岁生日快乐,想必是他们自己亲手画上去的。

而一旁满脸笑容的撒贝宁则推出来一个蛋糕,上面写着一样的字,甚至画了一个小小的何炅图案。一个早有预备的生日会,恐怕这群人是找撒贝宁约好了行程,在自己回来之前做好了准备,给自己一个惊喜。

“这才是惊喜嘛,想想当初我加入的欢迎会,简直了”

撒贝宁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肩膀,一边开口吐槽着当初报道时的场景。

“那是因为撒老师你太厉害了嘛”

鬼鬼调皮的跳出来,拿着一顶纸质的皇冠戴到何炅的头上。而撒老师的称呼,是在撒贝宁加入不久后,一起错综复杂的中因为撒贝宁强势的推理让一伙侦探都无比顺利的找到真凶,然后大家一致的把他送上了神坛了。

何炅眨了眨眼,惊喜的情绪让他的眼睛蒙上一层水汽。生日这回事自从自己成为了侦探后,已经多次因为工作的缘由而忽略,久而久之也忘记了过生日。可明明这帮家伙都因为工作而忙得焦头烂额,却偏偏抽出时间为自己庆祝,实在让人无法不感动。

“你们…真是太好了,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生日…”

“所以为了不辜负他们的努力,就让我们的何三岁来切蛋糕吧。”

撒贝宁调侃的说,拉起了何炅的手把胶刀放进他手里。何炅正正经经的许了一个愿,切好了蛋糕,突然瞟了身旁的撒贝宁一眼,抹了一手奶油措不及防的蹭了他一脸,然后大笑着跑开了。

然后众人仿佛被点燃了,瞬间把蛋糕变成奶油武器,只有王欧为了保持女神的形象早早躲开了这场战争。而作为寿星的何炅则成为了众矢之的,他却狡猾的躲在撒贝宁背后让身前的抵挡了所有攻击。

-

一场混战过后,花了时间不少时间清理了地方又安安分分的吃完了桌上被冷落的美食后,已经是夜深了,平日精力充沛如王嘉尔的都觉得精疲力尽,开始偃旗息鼓打道回府。

何炅一边吐槽着那群人就是打着生日的名义捉弄自己,好不容易清理掉身上粘糊糊的奶油,一回到大厅,就看见明明比自己更狼狈的撒贝宁早就收拾好自己,准备了两高脚酒杯和一瓶开着的红酒。

“这个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来试试呗”

撒贝宁耸了耸肩,便往两人的杯子各倒了。何炅也没多想,便坐到对面举起杯子,与人轻轻相碰开始小酌。

“味道还不错,是你挑的嘛”

“是啊,毕竟酒后吐真言”

措不及防的何炅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一个激灵,险些就被呛到。低头咳了两声,对上对方耐人寻味的眼神,想也是自己的想法被这个人摸的差不多了。何炅摇晃着杯中的酒液,迟疑着,也许是时机到了,可对方糊弄自己的实力也不能小瞧,毕竟自己的试探都被他百般的挡回去。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清了清喉,准备作出反击的何炅瞬间又被堵回去。看着眼前人认真的模样,连何炅也无法不承认,每次撒贝宁认真严肃起来的时候,是让人不得不信服的。

“…当年你出狱后,到底去哪了”

何炅低头思索了片刻,还是问出了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这是何炅利用了他不少的人脉和人情,却都无功而返的一道问题。

“我嘛,出来之后就干脆的出国赚钱去呗,一边打工一边学习”

撒贝宁的眼神有点放空,开始沉入自己的回忆中。而何炅只是一边抿着就安静的听着,听他带着点幽默自嘲的说了不少在外国的遭遇和辛酸,又说了一些自己遇到过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然后有个朋友就推荐我让我来当个侦探,我听着待遇挺好,就来了呗”

开着玩笑一般的说着,回头却看见何炅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下意识的抬手抚平了他额间的皱起,带着点安抚意味的调侃说道。

“你这是放弃自己的童颜增添一点皱纹吗”

“你别闹,正经着呢”

何炅没好气的拍掉了撒贝宁的手,只是听完了他的事情心情的波动难以平复,这个人一脸轻描淡写的,可他知道作为一被定过罪的人,在现在的社会不可能过得很好。想到这点,刚刚平缓下去的眉头又蹙着了。

“可你不是曾经挺瞧不起白状元,觉得读书没用吗”

“人啊,总会变的,而且看他现在混的不错,还上了几次新闻,我读点书,算是傍身吧。”

何炅有点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他的话,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却莫名的觉得难以出口。突然发了狠一口干了杯中的酒,让撒贝宁有点奇怪,就听人开口说。

“…那鬼少女呢,你有去看过她吗?”

原来是这个,撒贝宁想着。看着何炅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有点脆弱纠结的模样,一如当年他们初见的时候,他自称自己从未来穿越而来,对自己的处境有点彷徨的模样。

“我有啊,只是远远的看见她和一男的过得很幸福的样子,我又何必打扰她呢”

叹息一般的回应着,何炅搞不清对方是因为可惜还是别的什么。微微抬眸打算看看他的表情,却发现他的视线却一直专注的放在自己身上。这让何炅感到了一种不知所措的害羞,只是庆幸着灯光不足而自己的模样应该没被发现。

殊不知他的表情早就被撒贝宁全搜尽眼底了。

-

那一晚他们喝着酒聊了很多,一些关于双方过去的故事,又有一些关于其他侦探的故事,直到两人都因为醉意而困得不行才回到各自的宿舍。

而何炅陷入梦中之前,却发现自己脑海中的,全是撒贝宁的身影。

结果这让他第二天面对正主的时候有点尴尬,只是何炅深知工作归工作,私人情感问题什么的都先放一旁。不过撒贝宁的态度却一直十分的自然,反而显得何炅自己想的太多了。

其他吃瓜的群众侦探们则是感觉到他们两人的氛围好像有点改变了,好像比以往更亲密了,仿佛是谈恋爱一般。

而比较八卦如鬼鬼和王嘉尔的早就已经私底下开了一个群组,拉了除讨论主题的两位的其他侦探开始讨论这件事了。

一旁假装自己是神棍的大张伟则掐指一算。嗯,是春天来了。

只有直觉敏锐的王欧在一天空闲的下午拉走了撒贝宁聊了一会后,带着了何等火爆的消息散布给了八卦群组里的众侦探,让众人又一次对他们的撒老师的刮目相看,同时把他拉进了他们的讨论群中,这事还是保密下来了。

不过即使春天来了,案子还是要破,更何况两位当事人好像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一样,一如既往的沉迷破案,只是当事人是不是一个是装的,一个真不知道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

何炅觉得最近俱乐部里的同事们都很奇怪,尤其当他和撒贝宁走在一起的时候,姑娘们就莫名的陷入了兴奋的状态,而其他男生的眼神则是莫名其妙的猥琐,可他每次受不了想要找他们聊聊的时候,总是被他们用更莫名其妙的理由推脱掉。这事一两次还算偶然,发生得越多,何炅越是觉得这是某人的手笔。

他瞥了沉浸在推理当中的撒贝宁。尤其是他们用的借口,简直和他是同出一辙。

“小撒,你有没有觉得最近鬼鬼他们很奇怪”

“没有啊,他们平常不都这样啊”

无法从他们身上取得答案只好寻求好搭档的帮助,可何炅想也没想到的是撒贝宁确实和他们串通了,自然的会帮着他们忽悠了何侦探,只是他也找王欧稍微警告了八卦的侦探们收敛一点避免再让何炅看出什么端倪。

不过面对同事的八卦,何炅也算是习以为常,想着过些日子他们总会消停一下。只是他没想到那帮人过了好阵子都没消停,看样子甚至变得越发热烈。

何炅反而发现了一点,撒贝宁和王欧最近走得有点近。于是拥有隐藏的八卦属性的他开始猜测,那群孩子是不是觉得自己,他们最可爱最善解人意的何老师,阻碍了撒贝宁和王欧谈恋爱了。

得出这个结果后,感到一阵不明缘由的寂寞的何炅在行动上,开始有意无意的给撒贝宁和王欧制造了能相处的空挡,而言语上也不断试探撒贝宁对王欧的意思。

不得不说头脑好的人八卦起来也是挺可怕的,撒贝宁面对何炅从头彻尾的方向性错误,无可奈何之余,也开始主动出击了。

比如在何炅试图为他和王欧制造空间的时候,提出了几个关于案情的问题把八卦模式的何侦探拉回工作模式。有比如是何炅试探口风的时候,都会把话题绕到何炅生活上的琐碎事情。

好几回后,何炅终于不再进行错误的善解人意,撒贝宁才能勉强的送了口气。

看来想要不做痕迹的攻略是不可能的了。撒贝宁有点阴郁的看着群组里热烈讨论着他们进度的侦探们。

-

侦探俱乐部的侦探们经历了一连串的案件和工作后,终于迎来了一段完全空闲的时间,其中有人提议去度假,无疑是被全票赞成的。

而现在他们全坐在旅游巴上,准备前往他们这次的度假地点,一个着落于郊区的温泉酒店,趁着天气还未彻底回暖,各种娱乐设备俱全,离市区也不算太远,来回也很方便,加上评论不错,便一下子定下了。

何炅被撒贝宁禁止携带任何的案件材料和书,只好一手刷着手机随意的与后面那群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们打闹,而坐在旁边的撒贝宁只是靠在窗边闭目养神。

分了心神用眼角余光偶尔打量着貌似睡着了的人,没有了平日里的爱闹,没有了逼问嫌疑人时的咄咄逼人,剩下了宁静的柔和。

整整十八年的时光,把一个放荡不羁的撒霸王,打磨了菱角,改变成现在的撒贝宁,可是他内心里的正义依然存在,不再使用错误的方法去制裁恶人,而是寻找出真相为受害人讨回公道。

也许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何炅微不可察的叹息,作为高智商高情商的侦探,他再意识不到自己在面对撒贝宁时的情绪为何是与别不同的,他也枉为侦探了。

所以他才不再善解人意的想要为他和王欧继续制造暧昧空间,毕竟感情是自私的。可他同样拿不准对方的态度,再多的试探都被他绕了弯子糊弄过去了,结果是让自己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何炅一边苦恼的想着,撒贝宁总是逃避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清楚自己的习惯,总是揪着自己一些改不掉的坏习惯堵得自己哑口无言。

毕竟俱乐部全体人员如今都是撒老师的眼线呢,何老师。

-

众人很快抵达了酒店,由于当时订酒店时刚好男性两人一间,女性各自一间。于是登记好了并且飞快的分好了房间,何炅和撒贝宁自然分到一起,各自放下行李,姑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去泡温泉,而男孩子们则打算体验一下酒店这边的娱乐活动,很快的散开了,剩下何炅和撒贝宁两位「老人家」窝在房间里,打算先补个眠。

舒舒服服的一觉过去已经是傍晚,何炅迷迷糊糊的朝旁边依旧隆起的被堆看了一眼,还是静悄悄的下床打算出门逛逛,顺道给睡死过去的撒贝宁带点吃的。

只是刚出门正好遇上前来找他的王嘉尔,然后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带走与众人一起解决晚饭。

不过这家温泉酒店提供的自助晚餐确实美味。被美食俘虏而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在自己房间饿肚子的何炅,丝毫没有负担的嚼着沙拉,大不了临走前打包点好吃的。于是何炅拒绝了众人的邀请,提着一盒子就回房间了。

正准备开门时,刚睡醒的撒贝宁就先一步的拉开了门。两人愣了楞,气氛莫名的尴尬,结果一阵饿肚子的身影打破了这个氛围,何炅好笑的推着他回屋子,顺道把手上的食盒塞人手里。

“喏,带了点吃的给你”

“哇,谢谢啊,正打算出去觅食就遇上你了”

何炅盘腿坐床上看着他大快朵颐的模样,想起这人每次工作时,几乎把能吃都吃了,吃不下的就顺走了,也亏报案人都不介意,不然连他也抓起来了。

想到这点,何炅也忍俊不禁的低头笑了起来,撒贝宁有点不解的看着他,论他再聪明也想不到此刻何炅脑袋想了些什么,只是看着他笑的开心,他也觉得心情挺愉快的。

“要不出去走走?权当消食然后就泡个温泉”

满足了口腹之欲的撒贝宁收拾好了餐具,想起两人一到达就栽进房间蒙头大睡,虽然说度假本来就是为了轻松,可不逛也太可惜了。

何炅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这个提议,带了点更换用的衣物就跟着人出去了。

-

逛了一会,两人随意的聊着,觉得消食得也差不多便走到温泉区域,蠢蠢欲试的换好了衣服,两位瞬间变回三岁的侦探就扑进了温泉里。也碰巧这个时候其他人都沉迷其他的消食活动,温泉区并没有多少游客,两人也安心的享受这片宁静的时刻。

烟雾缭绕,两人所处的位置比较远,看不清对方的脸,身影也逐渐隐没在雾气中,何炅却莫名的心头一紧,让他想起了撒贝宁销声匿迹了十八年,若是他不想让别人找到他,就连何炅也是无可奈何的。

“…小撒?”

何炅忍不住开口呼唤道,等了一会也没有得到回应,让何炅开始慌了,水雾有点浓厚,何炅小心翼翼的避着温泉池里凹凸的石块,慢慢的挪到记忆中撒贝宁的位置。

可是那里却没有任何人。

何炅微微瞪大了眼眸,如遭雷击的整个人呆立在池中,回过神后急忙的想要往池外走去,却忘了池下地面不是平底,一个不留意便就被绊倒,正要栽入温泉中却被一只手捞回来,何炅惊魂未定,抬头真想道谢却发现此人正是撒贝宁。

“…你去哪了?”

何炅有点不悦的想拍掉横在腰间的手,只是一直泡在温泉加上刚刚一阵折腾,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撒贝宁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只是带着他上了岸。何炅见他又逃避自己的问题,一股无名火蔓延在心头。

“撒侦探是要和被人约会去嘛”

“那你这是在吃醋吗”

闻言怒火瞬间被堵发不出来,口齿伶俐的何炅也不知道该回应他。撒贝宁看着他有点木纳的反应觉得有点好笑,感情他还未看出自己的心意。

“我的何侦探啊,你在胡想什么啊”

“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

那晚的事情没有第三人知道结果,只有撒贝宁记得,何炅原本因为泡温泉导致脸颊上的红润,瞬间蔓延到耳尖。

而八卦群中的侦探们发现,最近两位老师越走越近,甚至偶尔有一些亲密的接触,这让他们觉得只有他们是来度假的,而那两个人,是来度蜜月的。

可是悠闲的时光过得特别快,侦探俱乐部的侦探们还是要回去开始准备新一轮的工作了,只能抱着遗憾的收拾好行李,上了回程的旅游巴上。

撒贝宁身旁看着埋首刷手机的何炅,突然想起十八年前一个恶趣味的玩笑。他悄悄的凑近了何炅的耳边,手也不安分伸向了人的皮带处。

“你想怎样”

何炅有点紧张的看着他,不断的往窗边缩去,可双人位的空间本就不多又怕会引起后面那群八卦的侦探的注意,让何炅无法完全躲开,而撒贝宁只是坏坏一笑。

“何侦探,我能检查一下你特别的东西吗?”

-End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