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撒微笑x何美男/ABO】Alpha与Omega的标准爱情

撒微笑x何美男

-灵感源于男团那集B站弹幕一句关于ABO的。

-ABO世界观,不过后期基本上没没啥用。

-时间线与案件中的不一样。

-HE是肯定的。

-谁说ABO一定有污的。

-画风不时突变,并且话唠流水账。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何美男和撒微笑有着一个共同的秘密。

撒微笑是何美男的Alpha。

表面上何美男的第二性征是Beta,虽然有无数人由于何美男纤瘦的身段和柔和的五官而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只有少数人确切的知道,何美男是一个货真价实的Omega。

其实何美男隐瞒得很好,加上NZND的团员们都是Beta无法感知信息素,还有甄部长的保密,他只需要控制好他的发情期,就连朝夕相对的成员也察觉不了他真正的性征。

可是有一天,撒微笑的到来让何美男的情况变得棘手,一个敏锐而强大的Alpha,轻而易举就能察觉自己的信息素,甚至差点戳破自己Omega的身份,就在他们的初次见面时。

由于身边的都是Beta,不会受信息素的影响,何美男也乐得免除了使用气味掩盖剂和压抑剂的麻烦。所以撒微笑伴随着一身黑咖啡味道一踏入NZND的练习室,这让何美男浑身都僵硬了。

尽管那股信息素并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只是柔和的散发着,也足够让何美男想要逃离这里。那时候的撒微笑则是被一阵栀子花的香味吸引了注意,他马上看向了香气的来源,窝在沙发上试图努力把自己存在感降低的何美男。

看来是一个未受标记的Omega。撒微笑意识到这点后,刻意的把周身的信息素收敛了些,同时对人善意的笑了笑。而感觉到周身来自Alpha的压力减轻了的何美男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温和的笑容确实容易让人卸下防备。

他伸出手,握住了撒微笑的手,挂上了平日对团里哥哥撒娇的笑脸。

“你好,我是何美男,是团里最小的”

“你好,我是撒微笑”

-

也许是Alpha天生对Omega呵护的本能,原本已经是一个暖男的撒微笑在面对何美男的时候,更是毫无底线的宠溺。

“微笑哥哥我想吃这个”

“好,你等等”

“微笑哥哥这件衣服挺好看的”

“好,待会给你买”

“微笑哥哥…”

“好好好”

彼时撒微笑已经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Alpha的信息素不让何美男会感到难受,而何美男也不在撒微笑面前隐瞒自己Omega的身份,甚至在有些单人行动的活动上,何美男会让撒微笑临时标记自己。

这让他们的关系增添了一道暧昧。

而此般无限宠的行为让团内的Beta们都没眼看,就算他们不知道何美男Omega的身份,也不难猜出撒微笑这个Alpha对何美男有意思。

白rap和大主唱甚至还改编创作了一首歌来揶揄那两个旁若无人的Alpha和Omega,在一次团体聚会上当众声情并茂的唱出来,让一旁听着的陈舞蹈笑得活生生的从沙发掉下去,而两位当事人,一个表面上神色如常,一个悄悄的红了脸。

不过现在面对甄部长的压榨下,他们也只能苦中作乐,去八卦着自己兄弟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认定了撒微笑和何美男是一对。

-

Alpha和Omega是天生一对。何美男自从被检验出有可能被分化成Omega后一直被这般教育着,可同时他也知道,因为Alpha的优势和Omega的稀少,特别是他这种男性Omega,很少能真正的结合在一起。

除非他们遇上了自己命中的人,否则都是与一个平凡普通的Beta度过余生。

何美男不知道怎么样才是遇见了命中的唯一,而眼下他的发情期却快要到了。

他有点纠结的拿着一瓶压抑剂,服用了压抑剂虽然能抑制发情期带来的影响,同时会让他四肢无力意识昏沉。

原本以何美男的情况他是不用如此纠结。

可自白rap发表了他创作的新歌「如果我开挖掘机你会爱我妈」,他们NZND这个团体瞬间走红,曝光率提升让他们增加了表演机会,可也多添了他们的压力,尤其是在甄部长旗下的他们,被各种训练折磨得苦不堪言。

而今晚这是有一场重要的直播表演,是能让他们的走红更上升一个阶段,可若果何美男服用了压抑剂,他就无法完成这个表演了。

无奈的收起了药剂,何美男虽然很在意对自己身份的保护,可他无法让他的兄弟们承担他的失误,更不想让他的微笑哥哥失望。

-

表演顺利结束,可何美男却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有点低烧的感觉让他感觉到不妥,尤其是在撒微笑的身边,黑咖啡浓郁的香味一直刺激着他的感官,可是表演结束后还有一个访谈,逼着何美男忍耐着身体上的不适,认认真真的完成了工作。

节目完结后,陈舞蹈和白Rap提议到附近的酒吧嗨一晚,反正接下来的一星期都没有工作,也不知道是甄部长的良心发现还是什么。

何美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的建议,也拒绝了撒微笑的陪伴,自己一人匆匆的打车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发情期提前到了。

他把柯柯赶出了房间,艰难的踢掉鞋子然后缩在床上。滑腻的液体从身后流出,何美男低声的喘着气,栀子花香溢满了整个房间,压抑剂只能在发情期来之前服用才有效用,也就是说,只能靠熬来度过这次的发情期。

何美男扯过撒微笑的外套,是他们上次临时标记时撒微笑落下的。他迷迷糊糊的吸取着外套上残余的信息素,黑咖啡醉人的味道让人不禁着迷,可是进入发情期的身体却无法被这丁点的信息素糊弄,反而导致了情潮更加猛烈。

不够…。何美男脑海一片混沌,用大腿夹住了撒微笑的外套,瘾君子一般的嗅着属于撒微笑的气息,突然的一阵敲门却惊醒了他。

撒微笑在活动完结时已经察觉了何美男的不妥,加上身周栀子花的味道越来越浓郁,而他自己一个人离去更加让他担心。

于是他便偷偷的跟着人回来了,看见了柯柯被赶了出来,只是他没想到竟然是何美男的发情期到了,一进入到他房间附近的范围,那股香甜的栀子花味却变得无比勾人,是一个青涩的Omega在渴求一个Alpha的标记。

幸好撒微笑平日已经习惯控制,他艰难的压抑住本能,走到了何美男的房门前敲了敲门,而此时他的信息素已经开始不走控制的与对方的信息素交融一起。

理智与本能对抗着,可他知道要解决Omega的发情期不一定是靠完全标记,所以现在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下何美男自己一个人生生的熬过发情期。撒微笑刚想开口才发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清了清喉朝里面的人喊到。

“美男,你还好吗”

“…微笑哥哥?”

无措虚弱的声音让撒微笑有点心疼,可他要是现在硬闯进去,恐怕会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他告诉自己务必控制住,忐忑的等待着对方回应。

要是何美男让自己走,他也得走。撒微笑苦笑了一声。

片刻一声哭腔才从门后响起,撒微笑才觉得自己看高了自己的自制力,只有何美男这一句话才能给他解脱。

“…微笑哥哥,进来”

-

Alpha和Omega果然是天生一对,何美男茫然的想着。

而他们不停的陷入新一轮的情潮当中,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一样,一次又一次的交融,在何美男的房间中整整疯狂了三天。

而情潮即将过去时,何美男哭泣着请求撒微笑标记了他,而撒微笑像以往一样,有求必应的标记了他,并沉溺在标记的欣喜当中,一切才偃旗息鼓,回到宁静。

清晨,睡醒的撒微笑一睁开眼便看见何美男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依然沉沉睡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满足涌上了心头。身周的信息素则慢慢改变,栀子花的花香与黑咖啡的味道永远都会融合到一起,谁也无法改变。

本能上,撒微笑现在不愿离开自己刚标记的Omega,但他们已经三天没出房门,Alpha的体格让他能够支撑,可他担心他的Omega,更何况房间被这次突如其来的情潮弄得凌乱不堪,所以撒微笑还是恋恋不舍的下了床收拾和准备早餐。

只是当撒微笑收拾好了房间回了自己房间一趟才发现,这三天里那三个家伙压根没回来过,就连甄部长也不曾找他们,恐怕也是趁着这次机会玩疯了。

随便打了一通电话才知道白Rap他们打着不打扰他两谈恋爱为理由丢下撒微笑和何美男,去了国内其他地方来一段短暂的旅游,不过他们也是临时起意看打不通他们的电话,所以就没通知了。

不过撒微笑也不在意,毕竟他现在有如人生赢家,无比的满足。

转了一圈,撒微笑发现柯柯划破了狗粮的袋子趴在一旁吃着自己给准备吃的,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这三天实在太胡来了,认命的给柯柯收拾好东西,顺便求原谅的揉了他一顿,也幸好柯柯乖,没闯什么大祸。

-

早餐准备到一半,突然一个人一头栽进撒微笑的背上,双手抱住了他的腰,一言不发的蹭了蹭他。被抱住活动有点不方便的撒微笑只好柔声的哄着正在撒娇的Omega,可是刚睡醒的何美男才不理会他,并且哑着嗓子抱怨自己的Alpha不陪着自己。

“微笑哥哥你干嘛跑了”

“我这不怕你饿了吗,身体还好吗,累着就回床上吧”

“嗯…”

平淡的对话却显得格外的安心,这样温馨的场景突然触动了两人的心,特别是何美男,原本的他才刚成年,根本没想过那么早就被彻底的标记,可是他不后悔。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撒微笑确实是暖男,对什么人都很好。

但何美男知道这个男人一直存在着底线,撒微笑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往他身上贴的Beta和Omega不计其数,他记得甚至有一个Omega想要靠信息素来勾引他,还是被他词言义正的拒绝了。

可偏偏在自己身上,撒微笑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甚至在自己第一次提出暂时标记时,他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种纵容不会是毫无道理的,若他不喜欢自己,他没必要纵容自己,若他把自己当普通兄弟,他也无必要答应自己的临时标记。

何美男相信撒微笑是喜欢着自己的,如同自己喜欢他一样。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在其他人眼里撒微笑和何美男比以往更亲密了,最为八卦的大主唱还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他们的口风,却被默契的挡回去了。

何美男与撒微笑谈过,虽然他们已经标记了也确立了伴侣的关系,但是何美男不愿暴露自己Omega的身份。虽说维护Omega权益的意识已经很好,可是在娱乐圈中依然存在着隐性的歧视,何美男怕自己的实力会被看轻,撒微笑也怕对方会因此受了委屈,于是就统一了意见。

当然还有些微笑哥哥不许对外人笑得那么甜美男你不许撩工作人员等等的不平等条约便不细说了。

回到工作状态中的两人不忘秀恩爱,NZND的其他成员都哀嚎每天墨镜碎了好几副,而一边面对甄部长的高强度压榨,一边享受着作为当红偶像的荣誉,每个人也是痛并快乐着。

-

可是好景不长,如同烟火般绽放了灿烂瞬间的NZND男团,又迅速的褪去了光芒。

何美男在一次回家途中遇上车祸,硬是撑住一口气告诉自己双胞胎姐姐让她顶替自己暂代自己的工作,然后就直接昏了过去,经过了一轮抢救,医生建议何美男马上要到美国那边做手术。

撒微笑得知何美男车祸,恨不得丢下手头上所有工作马上飞去美国看他,焦躁的Alpha无意识的释放着威压,无法亲眼看见自己的Omega,无法感受感受自己Omega的信息素,这些都折磨着撒微笑的内心,最后还是被何美男的姐姐何美女忍着威压劝住了他,才勉强作罢。

然后到陈舞蹈,一次演出失误导致受伤,请求休息却被毫不犹豫的驳回,又好像被抓住了什么把柄,整个人变得无比消沉,眼中的阴霾甚至一天比一天重。

而白Rap和大主唱则被爆出了抄袭和整容的消息,每天都不敢太过招摇,怕遇上激进的粉丝,现在都需要乔装打扮过才敢出门。

一连串的坏消息让每个人都不再一起玩闹,压抑气氛让每个人也不好过。

若是达到临界点,恐怕还会酿出大祸,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忍不住了。

何美女担忧的看着其余四人,尤其是撒微笑。她知道她的弟弟很喜欢他团队里的同伴兄弟们,这些从何美男每次打回家的电话里那个活泼的语气就能听出来,而撒微笑,这是她弟弟最经常提到的那个人。

她来顶替她弟弟的第一天就被撒微笑看穿了。

“你不是美男,你很像他,可是你不是他,你是谁”

无人的后台里,撒微笑收敛了所有笑容,凌厉的眼神刺在了何美女身上,Alpha的怒气让仅是Beta的她几乎无法承受,同时她不解着对方愤怒的原因。

“我是美男的双胞胎姐姐,美男他遇上了车祸送去国外治疗,他让我来顶替他的”

何美女好不容易顶着压力解释了自己的来历,浑身一松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撒微笑快速的扶住了自己。何美女看着对方有点复杂的表情,联想到自己的Omega弟弟和对方Alpha身份,也猜出了他的身份。

“抱歉,是我太担心他了”

撒微笑挂上了职业性的笑容,可是脸上的笑意达不到眼睛。

她可爱的弟弟提过那位温柔爱笑的哥哥,他的Alpha伴侣,现在因为他车祸而失去了笑容,这若果是美男知道了,恐怕也会很难过,而她却无能为力。

-

何美女的担忧成真了。

几个月后,就在这何美女顶替他弟弟继续工作时,甄部长在一天的练习中突然死亡了,他们五个人皆被认定为是嫌疑人,最后经过侦探和警方的排查后,证实了陈舞蹈是杀害甄部长的真凶。

哪怕甄部长是罪大恶极,杀了人便要付出代价,陈舞蹈临走前深深的看了其他的成员一眼,他们之间曾经最愉快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而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偶像男团NZND,就这么解散了。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何美女的心里有点难过,可是一个来自美国医院的消息总算让她安心下来。

何美男醒了。

何美女通知了撒微笑后,两人便匆匆的飞去美国。撒微笑看见躺在床上脸色还有点苍白的人,一直梗在心疼的刺,此刻才消失了。

何美女看着重逢的两人,也安静的退出了病房,把这片空间留给他们。她看着医院外头绿茵茵的草地,由衷的感叹着。

至少,老天没有再拆散他们。

-

“微笑哥哥,你瘦了”

何美男第一眼看见撒微笑的时候,那个瘦削的身影让他难以置信,向来自信的他信息素中却带着浓浓不安的气息,怎么他才昏了几个月,他的Alpha就变得如此颓然消沉。

“傻子,你没事就好”

撒微笑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他失而复得的爱人,唯恐压着他的伤口也不敢用力,只是虚抱着人,埋首嗅着他栀子花与黑咖啡混合一起的信息素,是让他安心的味道。

何美男也毫不犹豫的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自己的伴侣,眼眶也渐渐红了。当他看见着大卡车直直的冲过来时脑海一片空白,唯一想到的不是能不能活下去,而是他的Alpha撒微笑会有多伤心。

于是他强迫自己坚持住,让姐姐假扮成他,才彻底的晕过去,他从未想过能瞒住撒微笑,他只是想籍姐姐稳住撒微笑的情绪,让撒微笑能安心的等他回来。

不过果然不是他就不行啊。何美男有点得意又有点难过的想着,他有点小看了结契了的Alpha和Omega之间的联系,如果知道撒微笑会如此担心,何美男宁愿直接通知他也不会让他有机会想多了。

两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撒微笑搂住何美男慢慢的講了这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比如关于白Rap和大主唱的的传言,又比如是陈舞蹈下毒杀死了甄部长,以及,NZND解散了的消息。

何美男安静的听着,听到他热爱着的这个团队被解散了后,只是默默把脸埋在撒微笑的怀里,一言不发的,只有撒微笑在他的信息素中感受到无比的难过。

“美男,我们会没事的”

撒微笑依然温柔的安抚着他,而他的Alpha就在他的身边,这就足够了。

-

再过了几个月,何美男康复的进度意外的快,毕竟Omega的身体天生比Beta和Alpha脆弱,也许是因为知道撒微笑一直担心着他。很快,何美男已经能出院回到国内,早一步回国的撒微笑从机场接了他,想把他的行李送到撒微笑现在的公寓,然后陪着人回了家一趟。

撒微笑被何美男热情的家人弄得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偏偏何美男看得正乐看样子也知道不会替他解围,而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何美女一脸假装不认识,和她弟弟如出一辙的模样让撒微笑求救无援,只好用尽了浑身的演技来哄好了两位老人家。

吃过晚饭后两人也不留下过夜,由着撒微笑载他回家。一踏进撒微笑的家门,人就被撒微笑措不及防的抵在门上吻住了。

何美男有点惊慌的眨了眨眼,看着撒微笑难得急切粗暴的动作,想着车祸之后一个人默默不安了许久,康复期间的发情期也是压抑住本能的用手解决,心软的慢慢也就顺从他的Alpha,然后就被人直接横抱进了卧室,开始一场久别重逢后的为幸福鼓掌。

云收雨散后,两人餍足的抱在一起,撒微笑一边吻着一边数着何美男身上的伤痕,只是Omega是天生不留疤的体质,现在的伤痕过些日子也就会消失不见了。

“我想去试试拍戏”

撒微笑突然开始聊着自己未来的打算,而且也已经正在付诸行动,听着他还想向影视圈发展,何美男却想到当初如果不是一次机缘巧合,他恐怕没有机会踏足娱乐圈,更不可能遇见撒微笑。

“我想试试辦一家经纪人公司”

何美男眨了眨眼打断了自家伴侣的滔滔不绝,并且用眼神暗示着他需要伴侣的支持和鼓励,而他的伴侣撒微笑一如既往的不会让他失望,并且再一次身体力行的为他的爱人又一次的鼓掌。

-

何美男确实很适合作为幕后老板,仅用短短几年,已经把他的HE娱乐公司运作的有声有色,而他自己也偶尔走到幕前,为一直支持他的粉丝献上一些亲自监督的作品,让无数娱乐圈的人都佩服着这个年仅二十多的青年。

而撒微笑也这在娱乐圈里混出一片天地,吸引各种来自了十岁到七十岁不同年龄层粉丝的喜爱,不论唱片电视剧还是电影,都让他获奖无数,连一些前辈也称他为撒天王。

唯独一项让粉丝疼心的是,作为Alpha的撒微笑在微博上全都是各种丧心病狂的秀恩爱,而最让粉丝心碎的一点是,无论撒微笑他如何秀恩爱,他也能准确的避开他伴侣任何信息,让无数的妈妈粉都哭说儿子有了媳妇不要妈了。

每次撒微笑让他家Omega看看这些留言,都会得到一个大白眼,并吐槽这个Alpha的无聊。

不过近期何美男确实有些忙,他的手下一个新晋的女星甄花旦在一个剧组里闹出了不少绯闻,而最近那个剧组意外起火把当红的贾天王烧成重伤后,这位甄花旦便跳出来说这是郝巨星点的火,本着相信自己人的原则,何美男便安排着把这件事泄露给了记者。

而在一片谩骂声中,郝巨星就这样自杀了,何美男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关于她自杀的消息,而甄花旦趁着何美男还未反应过来就跳槽到了撒微笑所在的公司,并把自己和他的绯闻吵的风生水起让人信以为真。

“微笑哥哥,你小心点那个甄花旦”

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利用了的何美男心情复杂的关掉了新闻,转头提醒着自家正研究剧本的Alpha别中了圈套,撒微笑点了点头,放下了剧本抱住了心情不愉快的何美男柔声的安抚着。

“不然,我们公开吧”

何美男突然抬头,擅长表演的他表情毫无破绽,可是撒微笑作为他最亲密的爱人,还是捕捉到了他眼里的不安。他抬手摸向了Omega颈后的腺体,轻柔的摩挲着让人放松下来,感受着怀里人的身体软软的靠着自己,栀子花香混着咖啡香弥漫在身周,沉了声认真的问道。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嗯…我本来就有打算,只是这件事让我下定决心而已”

何美男说着埋首进撒微笑的颈窝,只露出了通红的耳尖。说到这份上,撒微笑又怎会不配合他,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

-

只是不等他们公开关系,又有一件与他们相关的凶杀案发生了,這次死的却是甄花旦,而他们刚从甄花旦的住处回来,自然被认定是嫌疑人之一了。

两人相对无奈一笑,他们本来是和甄花旦谈判,关于他们两的事,只是还未谈拢,甄花旦就自个醉了,没想到这段时间竟然有人乘虚而入,把人杀了。

何美男有点唏嘘的想着。也许是风水轮流转吧,当初自以为是的利用了身边的一切,把自己捧到高位,却没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被人踢下来,甚至因此而香销玉殒。

不得不说早时的经历对何美男和撒微笑是折磨,也同样是历练,熬了过去,也便成就了他们两人,哪怕他们如今还很年轻,却一个是极具潜力的经纪人公司的老板,一个已经是天王级的艺人。

何美男曾经想象过,若是当时车祸没熬过去会怎么样,可每当有这个念头,撒微笑却总能刚好出现,安抚着他的心灵。

也许他是有创伤后遗症,而唯一能给予他救赎的,就是撒微笑。

-

何美男第一次踏入戏凶案现场,有点不适应的朝撒微笑的方向挪了挪,特别是空气中的烧焦气味,让他想起了那次车祸的记忆。而已经算得上经验丰富的撒微笑也只是尽量的用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着他。

这一个小举动却意外的引起了其他三人的注意,作为侦探的王八卦虽然是Beta,却意外对信息素敏感,更是直接提问了,可是可怜的他被两人联手绕了几个弯,最后看着年轻的侦探一脸懵的时候还是婉转的暗示了一下,也不管对方听不听明白。

至于同样被牵扯进来的白Rap,他早在以前就习惯了。

只是众人没想到这次的凶案背后牵扯的是亲人间的牵绊,何美男更没想到原来他的Alpha是贾天王的儿子,而这次的凶手甚至是自己的妹妹和弟弟,他看着撒微笑有点忧郁的表情,也顾不上其他人的眼光,大方的牵起了爱人的手

既然凶手已经被抓,接下来的事情也与他们无关,何美男便有点强硬的要求和撒微笑先行离去了,Omega罕见的表现出强势是正在试图保护着自己受伤的Alpha,意识到这点的王八卦自然无法抵抗这样的压力只好放弃了八卦的心,乖乖的给放行了。

而面对上一次撒微笑这样的状态,还是何美男出车祸的那一次。可想而知,这次亲人之间的事情确实让撒微笑受到了不少刺激。

何美男有点苦恼的看着自己消沉的伴侣,以往都是撒微笑用各种方法安抚不安的自己,而自己在工作时安抚别人则是很简单的几句话。可如今是撒微笑感到了痛苦,甚至连他往日好闻的黑咖啡香味都变得沉重,何美男叹了一口气,伸手环抱住了人。

“微笑哥哥,你还有我呀”

闻言撒微笑终于有点别的反应,他抬头看着这一次比他坚强的爱人。

是啊,比起当初几乎失去眼前人的痛苦,这些都算不上什么,虽然素未谋面的亲人的行为着实让他痛心,但是当初进了这个圈子就已经有所预备。

甄部长的压榨,贾天王的多情,甄花旦的堕落,这都不会是第一次,更不会是最后一次。

所以比起纠结这些,为何不珍惜与爱人相处的时间和机会。

“…幸好当初回去找你了”

何美男思考了片刻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他提前发情的那一次,忍不住抬手敲了对方脑袋,同时也放下心来。毕竟懂得开黄腔想来也是恢复了。

“别闹了,我待会还有工作呢”

撒微笑却更加抱紧了人不撒手,何美男也意思意思挣扎了几下也任着他,无言的相拥着。

他们还年轻着,还会有更多的事情等待着面对,但只要两人携手,没什么是他们熬不过去的。

-End

-有点烂尾的感觉,因为我码到一半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码什么。

-其实本来是想写一个AO互宠的故事。

-最近忙得一塌糊涂,也没什么梗了。

-感谢把这篇渣作看完的你们。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