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撒何二设】未完结的战争

哨兵!撒x向导!何

-试试改变画风。

-很短。

-战争au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荒芜的城市,到处都是被破坏的痕迹,即使不用刻意使用自己的感官,硝烟焦油刺鼻的味道总是让人难受,尤其是对于感官强大的哨兵,撒贝宁靠着墙壁小心打量着四周,狠狠的皱着眉,何炅脚边属于撒贝宁的精神体猎犬收到了指令率先窜了出去,巡视了一圈确定了没有陷阱,才吠叫着让两人出来。

军靴踏在较为空旷的平地上,地上剩下不少的弹壳,附近的墙上还有烧焦的痕迹和风干变黑的血迹。撒贝宁捡起了一个弹壳,看着上面刻着的标记,摇了摇头扯出一抹笑,握住了小小的金属便闭上了眼,彻底开放自己的感官。

相同的金属铁锈味和火药味隐隐约约的从远方传来,显示着敌人才撤离不久。他放大了嗅觉定下了方位后,也不再忍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惹得身旁的人一个白眼。

“小撒,说了多少遍不要影响我”

何炅有点嫌弃瞥了他一眼,而作为他的精神体,趴在人肩膀的狐狸同样不满的叫了几声,原本和人连接着的精神力被撒贝宁的喷嚏吓得一个稳定,何炅见人脸色没有异常,也就干脆撤掉了精神桥梁。

“我不想的啊,就是这味太浓了”

原本被人用精神疏导开的感知重新聚集起来,被人建立好的精神防守开始被感知信息冲击,撒贝宁无辜的看了他的向导一眼,毫无疑问的被无视了,无奈之下拿出了通讯器向据点进行敌军方位的报告。

完成了汇报,撒贝宁一回头却人看着这片破败废墟走了神,原本趴在人肩上的狐狸此刻也缩在何炅的怀里无精打采的甩着尾巴。不用细想撒贝宁也猜到对方想什么,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走过去拍拍他肩膀。

“你可以不用过来的”

何炅回过神就听到对方开口说,低头看着守在脚边的猎犬,笑着蹲了下去挠了挠牠的下巴。当了长时间的搭档和伴侣,他也深知这是对方安慰自己的方式,耸了耸肩回了一句。

“可我不来的话,某人就回不去了吧”

调笑的语气惹得猎犬作势要咬他,却被何炅怀里的狐狸抬爪子拍了鼻子,委委屈屈朝人低鸣叫着。

在战争时期,谁也不能够完全避免自己上战场,尤其是战斗力强大的哨兵,敏锐的感官在混乱的战场上更容易导致哨兵的失控,与其配对的向导即使无法习惯战场,也要为自己的哨兵进行精神安抚而加入战争。

可即使如此,每天依然有无数的哨兵在被战火纷飞的大地上战死或者崩溃失控,而他们的向导要么跟随他们的步伐,要么就是心死如灰再也无法与其他哨兵配对。

何炅想过,他不怕死在战场上,可他怕失去了对方。撒贝宁与他是无比罕见100%灵魂契合的哨向伴侣,也就是说对方就像自己另一半的灵魂。有很多哨兵和向导穷其一生也找不到完全契合的伴侣,偏偏让他们找到了彼此。

没有人能够承受失去灵魂的痛,哪怕坚强如他,也不行。

“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撒贝宁叹了一口气,干脆的把人扯进自己怀里,精神完全对人开放,何炅自然与人重新建立了精神桥梁,全然放松的把情绪传达给对方,也梳理着来自对方的思绪。而作为撒贝宁精神体的猎犬给有点焉的狐狸舔着毛发,安静的呆在两人的身边。

情绪共享只有完全契合的哨兵和向导才能做到,为的是预防哨兵承受过强的感官刺激而有机会失控,此时却被撒贝宁用作安抚向导,倒是有点本末倒置。

平复下来的何炅突然的想到,就被撒贝宁抬手拍了拍脑袋,显然是自己的想法被对方察觉了,倒也无所谓的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打起精神催着自家哨兵收拾东西返回基地,为下一次的行动做准备。

战争还未完结。

信仰和理念注定战争的爆发,同样引领着胜利。

但至少现在我们还在。

-End

-好吧又烂尾了,谁让我太困了。
-其实原本两人不用上战场的,因为消耗太厉害所以才。
-我果然写不惯这种设定。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