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真实与虚伪之间的骗子

梅花落案纸染香,沾墨寄香诉衷情

【撒微笑x何美男】不正常花吐症解决方法

撒微笑x何美男

-花吐症,短。

-HE妥妥的。

-轻松搞笑?混杂各种私设。

-一个高智商低情商的美男,不也是很可爱吗?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近一种莫名其妙的疾病发生在这个社会上,如果咳嗽的时候会有花瓣吐出,便是染上疾病的症状,无人不知这个病是怎么出现的,若果不处理,便会慢慢衰竭而死。

而唯一让人痊愈的方法,便是与爱人心灵相通后的一个亲吻。

何美男听说这个奇怪的病时他挺不以为然的,毕竟自己也算是个幸运的人,从小到大自己身体就是倍儿棒,小病不多,大病更是罕见。他倒不相信自己会传染了这病。

然而世界上有个定律叫墨菲定律,当何美男在喂柯柯的时候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阻塞着,痒痒的便下意识的咳了,然而咳完摊开手,就看见有几片有着粉嫩颜色的细小花瓣躺在掌心,顿时心里一咯噔,他好像,连自己喜欢谁也不知道。

于是那时候的何美男大脑开始飞快的思考,自己平日里也就面对其他几个成员,外加一个穷凶极恶的经纪人,自己暗恋的到底是谁?

哦,优先排除经纪人,何美男无比肯定自己是不会看上他,除非他精神有问题。

-

首先,第一个目标是大主唱。

在宿舍里找了一遍的何美男先把刚刚咳出来的花瓣请进垃圾桶里,拍拍脸颊让自己显得精神点,就凑到了刚从白Rap那拿到新曲,正在试唱的大主唱身边,直接一声不响仔细的打量一番。

嗯,颜值和身材一般,可是他何美男不是个看脸的人,这点可以忽略。性格能气死人,可是自己的口才也是妥妥的。唱歌好听,可是就是太过沉迷唱歌,平日里打交道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如此直勾勾的打量无论再专注的人也难以忽视,大主唱一抬头就看见何美男正在失望的摇头,嘴里还莫名其妙的嘀咕着什么应该不是。

然而还未来得及询问,人就被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撒微笑以工作为理由带走了。

大主唱看着撒微笑牢牢牵着何美男的手时,还是决定沉迷于音乐的世界里。

大主唱,Pass。

-

第二个就是白Rap,一个年轻俊俏的小伙。

趁着晚饭还未上的时间,何美男在自己得知患上花吐症后开始记录的秘密小本本上写着,颜值和身材也算是高分,热爱Rap的程度就连说话都自带节奏。

抬头瞅了瞅,正好看见白Rap对有点排练后疲倦的成员们吐着槽,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偶尔说出几个冷笑话倒是风趣。

可是他会和自己争是团体的No.1,笔锋一转,写完了白Rap的优点后瞬间就列出了几个缺点,眼看缺点几乎挤满了全页,何美男还是补充最后一句就决定放弃继续对对方的数落,拿起了撒微笑给他添了茶水的杯子痛快的一喝而尽。

毕竟就连柯柯也不喜欢他。

所以,白Rap,大写的PASS。

-

再来就是陈舞蹈,也是一个俊俏的青年。

排练休息中途,何美男再一次的拿出小本本开始打量和比较,陈舞蹈的颜值和身材毫无疑问的高分,当然还是差自己那么一丢丢,性格也是有趣乖巧的,虽然说不上很亲切,但依旧还是不错的。

也许是他?笔尖在名字旁边点了点,开始陷入了沉思,虽然他也会和自己争第一,可他没有白Rap那样明显。虽然他每日很努力跳舞,但也不是完全的不能自拔,不问世事的模样。

可是,何美男念着他的名字,并不觉得自己有Heart动动的感觉。别人都说与暗恋之人有关的东西都会引起花吐症的症状,可是连自己的花吐症也没有任何反应。

陈舞蹈,Pass。

何美男有点失望也只好划掉了他的名字,一转头,就看见撒微笑专注的看着自己,那模样仿佛全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一样,何美男的喉咙突然有点痒了,让他几乎压抑不住本能性的咳嗽。

嗯?

-

最后一个,撒微笑。

仅仅是念及他的名字,何美男几乎就要把阻塞在体内的花瓣全咳出来,这恐怕就是别人口中的反应了,咳得满脸通红的何美男看着满手的花瓣,也幸亏撒微笑有事不在宿舍,不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的确,撒微笑在颜值和身材算不上最好的,可是何美男从一开始就说了自己不在乎这点小事,而唱歌尤其深情,偶尔也带动了他的情绪,至于性格,对所有人都好,对自己更是无底线的关心和宠溺。

而且柯柯也喜欢他。

窝在被窝里的何美男趴在床上一边写着一边咳出花瓣,原本还是无法辨认花种的细小花瓣已经长出了清晰的形状,是粉色的玫瑰,他回忆了一下关于粉玫瑰的花语,是初恋,以及宠爱。

猛然的丢开了笔一头栽进淹没了小本本的花瓣之中,现在是把人揪出来了,可是要是心灵不相通,直接亲上去也是无法治愈自己的病。

不管了,他的微笑哥哥一定能帮到自己的。

-

正当何美男还在思考对策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门外的人已经开口了想要进来。

是撒微笑。

何美男手忙脚乱的把花瓣全弄到床底下去,又把柯柯给关起来,才走了过去把门给开了。只是一个照面,他已经差点在人面前咳出花瓣来,撇开脸滑动着喉结艰难的把咳嗽感压抑下去,没注意到对方一瞬间变得深沉的眼神,就请人进房间了。

“微笑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何美男有点局促的整理着床单,唯恐床底下的花瓣会被人发现,只是他没能整理多久,就被人拉进怀里一把的吻住,下意识的挣扎也被制止了,心理的满足加上阻塞在体内的东西像是溶解了,让何美男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撒微笑的怀抱之中,可是他意识却异常清晰。

“什么时候发现的?”

待两人稍微推开了,何美男马上先发制人,花吐症被解决了,他的气息看起来也红润了不少,微红的脸颊反而更惹人怜爱,撒微笑怜惜的摸了摸他的脸。

“你上次把你的小本本落在大厅了,而且宿舍里的垃圾桶最近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不少花瓣”

原本本着不窥探别人隐私的撒微笑的确不打算偷看的,只是近日何美男的脸色有点苍白,加上莫名出现的花瓣,把两事联系一起的撒微笑也大概猜到了什么。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最后一名被考虑,这个结论让他有点心塞,他瞟了一眼他进来时顺手锁上的门,手上的动作开始变得不规矩。

“美男,我的暗恋可是比你早的多了”

“诶不微笑哥哥你先等等…”

天时地利人和,是时候…

犯♂罪了。


-End

-输入法更新了用得好不习惯。

-为什么我总是半夜发文。

-奇奇怪怪的产物,但求博君一笑。

-其实我觉得很多paro都适合这一对。

评论(9)

热度(102)